透明小咸鱼

最虐不过你是书中人。

卧槽槽槽!!!!

今天结缘按任意时辰的时候我就在想方应看挺适合寅时的——老虎嘛,然后它就转到寅了?!

默默狂草写了一个方好看

方好看就真的来了…

卧槽!!!!
卧槽!!!!!!

方好看我隔着屏幕感受到了你对我的爱!!!(*꒦ິ⌓꒦ີ)
旅妹想要月亮你就摘月亮!!
我想要你你就来了呜呜呜呜

我的妈呀……
AI成精了

说到干草堆总想到南山(…)

从此站定叶问舟不动摇!!!

过了师兄好感度第六章的同学们,应该都得到过一个名字拗口的礼物叫做《庆历善治方》。

送了之后师兄说了一句我一定会治好你的蛊毒。

然后刚刚心血来潮查了一下礼物好感度大全。

只有送师兄《庆历善治方》才会加20…

我哭爆,这是什么真爱,对小师妹的蛊毒比小师妹自己还上心!!

说不出什么煽情的总结句子…但是真的是…

哭爆!!师兄你怎么这么好!!!!

疑似年更(二)

(二)
#神经病向清水小甜饼..吧
#新手上路,幼儿园文笔,存在ooc和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私设
#he
#可能内含失忆梗
#原著背景
以下重点
——————我是重点的分割线————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更新随缘,年更预警以上
——————我是重点的分割线————

(二)

兴欣早餐时间。

"哎,老叶跑哪去了,请了假五天不见个人影。"
魏琛叼着一个肉包子,用手肘戳了戳身旁的方锐,含含糊糊地问道。

"嗨,管他呢,老叶又跑不丢,请假那个时候整个人开心到把剩下的几根芙蓉王都送你了,应该不是什么难办的大事…包子你放下那个羊肉烧麦!"
在方锐和包子抢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双筷子精准地夹走了两双筷子中间仅存的一个烧麦。

莫凡面无表情地吞下鲜香多汁的烧麦,深藏功与名。

"虾饺和小馄饨来咯!"

陈果的声音远远地从门外传来,和乔一帆两人拎着好几个外卖袋推门而入,进屋之后手中的袋子瞬时而空。

看着热火朝天的早餐战场,陈果呵斥了试图抢走罗辑豆浆的包子,顺便从方锐手下把乔一帆的虾仁馄饨解救出来,觉得自己当初或许应该报一个幼教班。

在战争渐渐沉寂下去的时候,一阵铃声在认真考虑寻找幼教班的陈果的上衣口袋中响起。

陈果看着陌生的手机号,脑子里过了一遍最近有过交流的投资商们,有点纳闷地按了接听键,声音一秒切换成工作模式:"喂您好,这里是兴欣战队……叶修?你什么时候买的手机??"

…然后一秒解除工作模式。

"叶修"两字一喊出来,众人纷纷放下手中的早餐,望向站在门口的老板娘。

"啊?…啊??噢,噢噢,行啊,中午带人回来吧,沐橙知道吗?"
"知道啊…啊知道就行,那你俩想吃什么我问沐沐就行了呗?行,那我挂了,早点回来啊。"

陈果慢慢把手机塞回口袋,一副状况外的样子喃喃自语:"这事儿也太玄乎了吧…"

一回过身发现自己被十几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凝视的冲击力还是挺大的,陈果下意识退了两步,站稳后清了清嗓子,"中午叶修会带一个人和大家认识认识,沐沐老魏留一下,其他人吃完早餐去换队服先训练。"

训练室外。

在接收到苏沐橙的眼神后,陈果严肃地看向魏琛:"老魏啊,有个事得跟你讲一下,在讲之前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这个事有点玄乎。"

苏沐橙看了看一头雾水的魏琛和正经的陈果,笑了一下:"没什么啦,别紧张,就是我哥回来了。"

"哦…"魏琛松下表情,"我还以为是什么大…等等?你哥?苏沐秋?他不是…?!"

此时叶修的声音伴着脚步声从走廊那边传来,
"啊,这事儿确实是有点不好解释,你可以理解为荣耀女神缺银武,然后就把苏大大复活了。"

另一个人从叶修身后走出来,清爽的亚麻色的头发服帖地垂下,嫩白的皮肤带着年轻的光彩,看上去就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这个带着和苏沐橙神似的面容却丝毫不显女气的少年看似纯良地笑了笑,拍了拍扑过来抱住他的苏沐橙,向陈果点头致意:"陈果姐好,我叫苏沐秋,是沐橙的哥哥。"

然后扭头看向魏琛,又笑了:"老魏,好久不见,你果然是越长越沧桑啊。"

…要不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魏琛按下崩起的青筋,我忍,这小子好不容易活过来不能给打死了,忍住!

虽然和沐沐朝夕相处这么久,对于她哥的颜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陈果还是被闪了一下。

这颜…绝对是周泽楷级别的啊。

"你好你好,欢迎来到兴欣,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老板娘亲切地微笑,内心嘀咕,不仅帅,看起来还很嫩…

像是听到了陈果内心所想,叶修走到苏沐秋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老板娘,他可不只是看着年轻,我们俩在电脑上试过了训练软件,他现在的身体机能还在十八岁,年轻着呢,老板娘你就放心压榨劳动力吧!"

苏沐秋笑啊笑,一口大白牙闪来闪去,暗地里用胳膊肘冲着叶修的小肚子狠怼了一下。

叶修,男,二十七岁,一周内挨揍*2。

个人觉得各大公会会长应该会十分想给苏沐秋送锦旗,上书"为民除害"。

陈果和依旧在按青筋的魏琛选择性的无视掉了那个惨嚎一声佯装痛苦状弯腰的叶修。

魏琛按完青筋,哈哈一笑架住苏沐秋的肩膀,哥俩好的模样拉着他走向训练室:"你小子现在可得喊我一声前辈了,哈哈哈,爽!走走走,带你认识认识你的前·辈·们!老板娘,苏妹子,我俩先进去了啊。"

门把一拉,哗啦一声,倒地声不断。

趴在地上的兴欣队员们和握着门把的魏琛二人面面相觑。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

我觉得这个文的名字可以改成"叶修每天都在挨揍的中心大鹏展翅"。

疑似年更(一)

  #神经病向清水小甜饼..吧
  #新手上路,幼儿园文笔,存在ooc和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私设
  #he
  以下重点
——————我是重点的分割线————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更新随缘,年更预警
  以上  ()

(一)

苏沐秋被叶修捡回了世邀赛后新添的单人小公寓。

直到坐在充满老干部风格的黑革沙发上,看着叶修走向冰箱的背影,苏沐秋还没回过神来。

苏沐秋一个浑身上下写着灵异的鬼,遇到复活这种灵异的事儿竟然还没叶修一个活生生的人来得淡定,真给鬼界丢份。
要是陆仁佳陆姑娘还在旁边,一定会给他一个白眼以及一声九曲十八折且充满了无限鄙夷的"噫——"来表达自己的鄙视之情。

苏沐秋盯着对面那个切完苹果作势要叉一块喂给他,到了他嘴边又得意洋洋抽回去自己啊呜一口吃掉的叶·三岁·幼稚·修,倍感没面子:"我说,我这是诈尸呢,严肃点好不好,叶修你就不能给点正常的反应意思意思吗?"

"啊?正常反应?"叶修三下五除二地切好一盘苹果,叉起一块儿边嚼边考虑什么样的算是正常反应,"哎,这苹果挺甜的,你也尝尝?"
话音刚落就看见苏沐秋默不作声地卷起了袖子,看样子已经有了要真人pk的打算,忙正了正神色,换了一个乖巧表情包同款的坐姿,清咳一声:"咳,那什么…怎么配合来着?啊我好怕啊你是人是鬼不要吃我我不好吃?"

叶修此人,从第一赛季至第十赛季,战果斐然,上至荣耀主席的秃头下至霸图韩队近年来越来越黑的脸,都和他那张嘴有直接关系。

而如今,他终于要把魔爪伸向十年前的搭档苏沐秋了。

"…"苏沐秋扶额,感觉自己也有要秃的趋势,"我错了,我早在十年前就知道你丫是个欠抽的,怎么还蠢到犯这种和你好好说话的错误。"

说着顺便拿起一块苹果往嘴里一塞,嚼了嚼,"…诶别说,真挺甜的。"

…所以说,苏大大,您真的确定叶修是天生的长歪了重点而不是近墨者黑吗?

苏·墨·沐秋突然又回过神来,拍了一下木头茶几:"什么苹果挺甜的,净歪楼,说正事。"

叶修委屈。

叶修不要忍。

叶修要说。

"你自己说的甜你怎么能怪我歪楼?苏大大您今年多大了怎么还这么不讲理!"

…然后说完秒怂。
"…什么正事?”
"…我这突然复活,一时半会儿还好说,要是能长时间活着,我这什么证件都没有啊,啧,麻烦,我一好好的良民变黑户了。"

叶修闻言呵呵一笑:"嗨,多大点事儿,哥多靠谱啊,放心,早给你办好了!"说着抽开了茶几下面的杂乱抽屉里扒拉出来一个小盒子抛给苏沐秋,里面花花绿绿的很多小零碎,放在最上面的是小学毕业证、初中毕业证各一张,两张身份证,还有几张照片,上面三个稚气未脱的孩子一个个脸上胡乱涂着奶油和果酱,冲着镜头把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还有一张里,小姑娘捂嘴偷笑,看向旁边打成一团的两个少年。

这几张照片苏沐秋太熟悉了,他车祸前一周,沐橙笑眯眯地吹熄了蛋糕上面的蜡烛,三个人一人捧着一小块儿蛋糕吃得满足。
叶修这个家伙还偷偷挑了一抹奶油直接抹在了他的头发上,因此受到了他的一顿毒打,三个人笑完闹完都成了花猫,沐橙又挽着他和叶修拜托隔壁的摄影师爷爷拍了几张在现在看起来绝对不符合大众审美的全家福。

那个时候的生活有诸多艰辛,但是他们三个有彼此相互依靠着,连困厄穷苦现在品来都像是午后带着回甘的咖啡。

苏沐秋放下照片,看了一眼照片下面的身份证,"苏沐秋"三个字板正地印在上面。

他瞅着身份证上那张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一寸照,啧啧几声。

"这回你还真挺靠谱的…对了,我妹哪去了?"

叶修食指曲起,用骨节分明的手把茶几敲的咚咚作响以表不满:"喂,我伤心了啊,都不对你面前劳苦功高的叶哥表示一下感激之心,拿到东西扭头就问沐橙…她在兴欣训练呢,还能哪儿去,还是先把你的技术提一提再去见她吧,十年前的古董玩家苏大大。"

苏沐秋靠了一声,撸起袖子,手拍得茶几"桄榔"一声轻响,出离愤怒了:
"叶修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技术!"

叶修从苏沐秋手上的盒子里抽出两张新卡,拿出一张神枪手抛了回去"哟呵,苏大大不服啊?来单挑啊,让你感受一下被前辈单方面虐杀的恐怖!"

"还前辈!我呸!我说你怎么十年来个头一点没长敢情全长脸皮上了!不服!单挑就单挑!竞技场走起!我今儿个还非得揍得你喝大血药都拉不回血线!"

叶修抬起头,带着些封存了许久的少年意气,朝着苏沐秋挑衅一笑,"哎呀我好怕呀——等了这么久,总算又能给你的小本子上划几个正号了。苏大大,输了可别哭鼻子啊。"

叶修看着跳脚的苏沐秋,他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吃着苹果,嬉笑怒骂,有着温热的呼吸,而不是沉睡在刻着生硬锋利的文字的冰冷石碑之下。

…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叶修转身,在苏沐秋看不到的角度里换了另外一幅笑模样。

柔软至极的神色,与拿到冠军那一刻无意间被陆姑娘窥探到的模样毫无二致。

连胜三局之后,叶修在电脑前化成一摊正在葛优瘫的史莱姆,作高处不胜寒状,"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苏沐秋恼羞成怒,随手抄起小本本拍向叶修。

今天的伞哥,还是没能控制住想抽叶修的自己呢。

可喜可贺,鼓掌三分钟。

还没想好取什么名字的仿佛年更的伞修(1)

#神经病向清水小甜饼…吧
#新手上路,幼儿园文笔,存在ooc和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私设
#he
————以下重点————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更新随缘,年更预警
————我是重点的分割线————
以上()

我,陆仁佳,身为一只花季女鬼,在人间,第十赛季的荣耀赛场上,失去了作为一只鬼的尊严。
对于我个人…不,个鬼而言,这是一个操蛋而悲伤的故事。
请听我慢慢跟你讲…
把那个喊不听滚的家伙给我拖出去打死,谢谢。
如果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绝对!

…还是会去南山撩伞哥的…

这一切的一切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里…

那一天真的是无月无风阴气森森的好天气,刚刚入土的我心满意足地吓傻了一对儿胆敢在树丛里虐鬼的小情侣,然后心满意足地知道了这个小山坡的名字,
南山。

南山南?北秋悲?
不对,串词了,咱们重来。
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山坡啦。
…在见到苏沐秋的碑之前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我葬在了南山,我不知道此南山就她娘的是彼南山。
我一清晚起来就出了土,用鬼脸吓哭一对情侣,吓情侣来逗乐子套话话。
他俩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答;他俩跑了。我就在坟后琢磨,琢磨,琢磨完了,不对劲。
我找他俩,没有应,出去一看,只见眼泪鼻涕撒得一地,没有他俩了。
他俩不会到别坟去玩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
我急了,央人到处问。直到下半天,问来问去,终于问着了我这是在个什么地方。
大家都说,糟了,你怕是穿了。再问问;伞哥的碑果然立在角落里,送的祭品都让旁边目不斜视的伞哥吃空了,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键盘鼠标打荣耀呢。
……

嗯?

…嗯???

我要报衙门了我跟你说??伞哥你都死了你哪来的电脑玩荣耀???

然后,在认识的一年零八个月后的今天,第十赛季总决赛的赛场上。
感谢苏同学进一步教会我,什么叫做,阴阳两隔都能虐狗给你看。

伞哥还是那个伞哥,一匹帅得炸裂天地的元气少年。

就是今天的背景画风不太对。

我本以为,在见识到叶神37连胜后伞哥的甜得发齁的笑容之后,我已经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单身鬼了。
然后总决赛伞哥身后一堆一堆只有我能看见的粉泡泡和小花花就一脸呵呵地让我认清了现实。

歪?保护动物协会吗?这里有鬼虐狗。

对,就是我旁边这个疯狂摇我胳膊摇到整个人都ooc了的伞哥。

身为轮回粉的我,为了鬼命,放弃了尊严,
开始赞美搞掉了我大轮回的破网吧。
对对对,我叶神最帅!我叶神又夺冠了对对对他最棒真的!
啊不不不,你的叶神,你的你的,我不抢,我不抢!!
多虐的故事。
抹泪三十秒。

——周围的兴欣粉开始欢呼放礼炮的那一刻,我看见自己的身影渐渐消散。
在消失前,我转头,看了苏沐秋和他身前这个我所憧憬的世界最后一眼。
在那一刹,我仿佛看见了叶修坐在电脑前,背对着众人,看着傲然立在战场的君莫笑,电脑的光闪得他整个人微微发亮,锋芒尽敛,眼底温柔。
我跟着苏沐秋在叶神身旁转了这么长的时日,第一次知道叶神也会有这么温柔的表情,带着怀念。
欢呼声渐息,时针飞速逆转。
我相信他们终将在错乱的时空下再次重逢。
——拿我接下来三十年的鬼生幸福打赌!

毕竟他俩不在一起的话这个文现在就要打end了!

"所有的艺术都嫉妒音乐。"

老叶: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

生贺献给我叶,

你永远是我们爱的少年❤❤❤